当前位置: 主页 > 健康热点新闻 >中国时报社论愿不愿用拚政治的气魄去拚治安? >
 
 

中国时报社论愿不愿用拚政治的气魄去拚治安?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4-27  分类:健康热点新闻


 中国时报6日社论指出,高高耸起的不鏽钢栅栏,将收银台密密实实地封成铁笼;这不是银行,也不是当铺,而是本报5日独家报导,真实存在高雄县梓官乡的一家小超商。因为被偷火了、抢怕了,老闆索性出此绝招自力救济。台湾的治安好不好?这个出现在地方乡里基层的荒谬景象,已足以打破官方漂亮的统计数据。 

 如果说是民众过度紧张,倒也罢了,本报日前还有另一则独家新闻:交通部失窃了一部公务车,结果官员宁可花三万元向歹徒赎回失车,还振振有辞地说:「大家都一样,你是要让车子解体?还是花小钱解决?」一句话当场就让警方的宣导完全破功,政府的威信扫地。 

 面对治安乱象,当小民对公权力失望,连官员自己也对公权力心虚,如此官民同感,这是多大的反讽? 

 每当选举热季,治安议题总会成为朝野争相提出的重要政见。但「治安不好」又像一道魔咒,喊的人很痛快,听的人有同感,偏偏喊久了,也麻木了。好像治安不好,理所当然,它只是一种喊喊而已的虚功,从没有人认真切实的面对、务实执行去改变它。 

 治安问题千头万绪,不胜枚举。但有一点起码是可以确定的,那就是治安不可能一下子就变好,但治安却可能一下子就变坏。治安好坏,首重人民的观感和切身的体验,不是靠官方的说理或统计数据来评定。治安要获致人民的肯定,需要长期的累积与扎根,但相对地却可能因为一时的犯罪事件,动摇甚至改变人民的信心,这是治安问题最困难也最需要花工夫的宿命。 

 面对治安问题,警方最常说的是,犯罪是治安的一环,但治安绝不等于犯罪;因此包括家暴、虐儿、烧炭自杀、黑心食品、性骚扰等社会乱象,常会影响民众对治安的观感,若发生重大刑案或政治纷争时,经由媒体反覆报导,也会影响民众对治安的满意度变化。 

 警方说的有对也有不对。对的是,所谓治安,乃是人类在社会生存活动,而政府公权力应该提供的一种「治理安全」的总体表现。因此当社会不安宁、不安定、不安全时,有些人便会选择犯罪,而警察只是这种环境病因爆发后的处理末端,所以全怪警察,实在无奈也不公平。 

 但这种逻辑的相对谬误是,政府是一体的,人民走在路上被抢、铁门被偷、存款被骗、被暴力讨债,他的愤怒与不满,除了加害的歹徒之外,不会只对警察,更会直冲政府。一味把治安问题切割成前端的环境失调与后端的警察效能,就像寓言故事里的「锯箭法」,最后就会变成政府其他部门怪警察灭绝犯罪不力,警察又哀怨政府其他部门施政不彰,交互指责兼自怜自艾,结果就是不想相互推诿,也会变成麻木无力。 

 政府应该严肃面对的是,社会不安定,治安自然不好,而不是只消极地认为,因为犯罪增加,治安才会不好。只有釐清因果、正向思惟,才能进一步正本清源,从社会的结构面与大环境的改善,逐步建立人民对治安的信赖。而这次本报所推出的治安专题大型调查报导,无论是专家学者、民意调查、地方基层与受害人都指出,经济不振、景气恶化与失业率偏高,是治安败坏的主因;而从整治问题的逻辑来看,只有先针对绝对性的病因处理,才能进一步配合相对的治安警政措施着手。 

 在本报这次的调查中,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对警方各种犯罪查获、破案的数据解读。但包括专家学者甚至警方自己人都坦承,近年来数据统计虽大有进步,但在分类、计算、时机等认定上,还是有不少技巧性的空间。事实上,警方必须扬弃传统上以官方数据诉求民意支持的老方法,惟有真实回应民众的切身感受才是正途,数据固然可以参考,作为内部管控的工具,但不能引为自保、升迁的唯一法宝,甚至滋生为争取专案绩效不择手段、乃至只顾大案、不理小案的流弊。 

 政治人物难道没有想过,用嘴巴拚治安真的飙得到选票吗?而政府愿不愿意用拚政治的十分之一力气,好好地从改善大环境上去拚治安?在真拚与假拚之间,再回头看看高雄县的铁笼超商、听听交通部失车官员气人的真话,人民真是傻瓜吗?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